新金沙官网你如何看待2018年钢铁行业的发展,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3.76万亿元

近些年来,钢铁行业去产能引人注目。2018年马上就要过去,应如何看待2018年钢铁行业发展?2019年兼并重组进展是否加速?2019年我国钢铁行业会面临哪些挑战?如何应对?针对这些问题,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监测中心史洁。

改革开放40年,中国钢铁工业取得了骄人的成就。

2018年钢铁行业呈现四个特点

1月14日,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9年理事会议在京召开。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于勇在会上介绍,刚刚过去的2018年,钢铁行业运行取得了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,提前完成了5年化解过剩产能1亿-1.5亿吨的上限目标。钢铁产需基本平衡,钢材价格相对稳定,进口铁矿石市场运行平稳,钢铁企业效益持续好转。前11个月,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3.76万亿元,同比增长14.17%;实现利税4149亿元,同比增长50.14%;实现利润总额2802亿元,同比增长63.54%。与此同时,整个行业节能环保水平显著提升。

中国经济时报:你如何看待2018年钢铁行业的发展?

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的话说,2018年是中国钢铁行业“运行最平稳、效益最好的一年”。也是在这一年,中国赢得“337”调查完胜,成功维护了中国钢铁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声誉和品牌形象,捍卫了中国钢铁行业尊严。

史洁:在化解过剩产能、出清地条钢等一系列改革措施推动下,钢铁行业运行情况在2016年出现好转、2017年明显改善、2018年保持稳中向好发展态势。

回首中国钢铁工业改革开放40年,刘振江十分感慨,“这40年,几百万中国钢铁人以钢铁报国的初心、钢铁强国的宿愿,勇立改革潮头,不失时机,迎难而上,用不懈的奋斗创造了世人瞩目的伟业,催生了中国钢铁工业的崛起、强大,为强国富民立下了汗马功劳。”

第一,行业供需趋于合理。2016-2017年合计压减粗钢产能1.2亿吨以上,2018年前7个月压减2470万吨,完成全年3000万吨压减任务总量的八成以上。无效产能退出为优质产能腾挪空间,钢铁产能利用率恢复到80%左右的合理区间。

新中国成立初期,战争的创伤,一穷二白的家底,艰难困苦,百废待兴。国家建设需要钢铁,造机器搞工业化需要钢铁,保卫新中国国防需要钢铁。

1-10月粗钢产量为7.83亿吨,同比增长6.4%。海关总署数据显示,前10个月我国钢材出口5841万吨,进口1110.3万吨,累计净出口4730.7万吨,折合粗钢表观消费量约7.33亿吨,行业供需趋向于合理。

刘振江说,“对1958年大炼钢铁有众多评说,钢铁人必须清楚,中国有30多个大钢厂是1958年建立的,这些钢厂至今是中国钢铁的主力军。没有这些大钢厂,就没有今天的钢铁工业。”

第二,钢材价格高位运行波动趋缓。据价格监测中心监测数据显示,前11个月全国主要钢材批发市场均价为每吨4545元,比2017年同期上涨11.22%,是2013年以来最高水平。自去年四季度钢材平均价格站上4500元以后,今年钢材价格始终围绕该水平上下波动,未出现大幅涨跌情况,最大涨跌分别出现在8月和1月。前11个月环比波动振幅为9.26%,低于去年同期的14.75%和2016年的19.62%水平。

在刘振江看来,在当时极端困难条件下,重整破碎的经济,起步工业化进程,5亿人吃饭,国家没有钱,只能先花在刀刃上。“工业以钢为纲、农业以粮为纲”在那个时代理所应当的是英明的国策。

第三,企业利润大幅攀升。1-10月,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13.6%,其中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63.7%,位居34个利润总额同比增加行业前列。同样的,前三季度中钢协会员钢铁企业实现利润2299.63亿元,超过2017年全年利润总额,同比增长86.01%,销售利润率为7.5%,较上年同期提高2.88个百分点,钢铁行业盈利水平恢复到工业行业平均水平,开创了新局面。

很多人对改革开放的起始记忆犹新。在那经济匮乏的时代,国家提出了年产2600万吨钢的要求,冶金部大楼昼夜灯火通明,各钢厂挑灯夜战,从1974年到1976年,3年却没有打下2600万吨钢。直到1978年,才交出年产钢3178万吨的答卷。这3178万吨钢是从建国时的15.8万吨干上来的,30年苦战,实属不易。但这3178万吨钢只占当时世界钢产量的4.4%。而此后的改革开放中,中国钢产量占到世界50%以上,成为难以解读的“天方夜谭的巨变”!

第四,出口量继续回落出口额上涨。2018年钢材出口继续回落,前11个月,出口6378万吨,同比降低8.6%,但是出口金额由去年同期的累计下滑转为明显上涨。进口1216万吨,同比微涨0.5%,进口额也有所上涨。

同样令人感慨的是,3年前,整个中国钢铁行业还在凄风苦雨中挣扎。

兼并重组仍是未来工作重点

钢铁产能严重过剩主要发生在金融危机期间,钢产量由4.8亿吨突破了8亿吨。第二次是2015年的最低谷。后危机肆虐,全球经济不景气,当年全行业严重亏损,平均1吨钢亏损140元。两次“过山车”之后痛定思痛,中国钢铁行业迈出了去产能和追求平稳可持续发展的坚定步伐。

中国经济时报:有观点认为,2019年钢铁行业兼并重组仍将继续,并有加速的可能,对此,你如何看待?

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脚步,中国钢铁工业化水平已跻身世界前列。刘振江认为,是改革开放打开了中国钢铁追赶世界脚步的大门,筑起了中国的钢铁长城。

史洁:钢铁行业去产能任务有望提前完成,钢铁行业脱困发展成效明显,但行业集中度较低、企业生产专业化不足、产品结构失衡等“老”问题长期存在,而落后产能“死灰复燃”、国际环境深刻变革等“新”风险日益严峻。因此,推动钢铁行业兼并重组,提高产业集中度、建立高质量供给体系、提升行业防范风险能力、减轻区域环境压力是钢铁行业实现高质量发展、规模化效益的必由之路。

“十三五”时期,早在2016年工信部发布的《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(2016-2020年)》中便对钢铁行业兼并重组和调整布局作了重点要求,在规划发布前1个多月宝钢和武钢完成合并。当前,河北、河南、江苏、山西、四川等地已出台钢铁行业发展相关规划目标。截至2020年,河北省钢铁企业将形成“2310”产业格局,包括2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,3家地方实力企业,10家特色钢企。江苏积极形成“134”格局,山西计划从目前的27家减少至10家,四川力争建成影响力大、竞争力强的千万吨级骨干钢铁集团,总产值达3500亿元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