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并是在中国钢铁行业去产能大背景下的一次尝试,在盐城滨海港工业园区新建一座2000万吨级的现代钢铁生产基地
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6月26日,在传言了一年多之后,宝钢和武钢两大钢铁“巨无霸”重组的消息终于被证实。这是继南北车、中远中海、五矿中冶合并之后又一次超大规模的央企重组案。

编辑:东方财富网

当天,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两家公司发布停牌公告,称各自控股股东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正在筹划战略重组。这个消息无疑为钢铁行业和整个资本市场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。

11月底,宝武集团分别与江苏省、南京市、盐城市签署合作协议,由宝武集团主导,在盐城滨海港工业园区新建一座2000万吨级的现代钢铁生产基地。

但仅在10天前,在武钢股份2015年股东大会上,武钢董事长马国强仍在极力否认武钢、宝钢合并传闻,并表示武钢股份的未来即便真的进行兼并重组,更多会考虑向多元化的方向尝试。“针对同行间的并购重组,武钢股份没有太多的机会。”而过去一年多来,有关于两家公司的合并传闻从未中断过,但均被否定。

宝武集团公告显示,盐城基地以“绿色、智慧、精品”为关键词,按照未来最绿色环保、最高行业标准的要求完全新建的智慧型钢厂,将采用世界先进的适合大规模生产的工艺技术,建设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钢铁生产基地,代表钢铁行业全球最先进技术的“未来工厂”。

从目前的消息来看,“宝武”合并是在中国钢铁行业去产能大背景下的一次尝试。早在2015年3月,工信部就《钢铁产业调整政策》公开征求意见,提出进一步组织钢铁行业结构优化调整,加快兼并重组,到2025年,前十家钢企粗钢产量全国占比不低于60%,形成3到5家在全球有较强竞争力的超大钢铁集团。

宝武“未来工厂”涉及到上海和江苏,也涉及到南京市和盐城市,因此,从多方高层的对外表态看,这是当前转型发展中,地方政府和央企积极贯彻落实中央提出的长江经济带、长三角一体化等多个国家战略的一个具体体现。

今年2月,国务院出台《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》,明确提出,中国要从2016年开始,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-1.5亿吨。

对江苏而言,这一超大型工业项目的落户,成为了从经济发展领头羊向转型发展领头羊探索的标志。

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5月18日召开的央企“瘦身健体提质增效”会上要求,今明两年央企要率先压减10%左右的钢铁和煤炭产能。5天之后,在武钢集团考察期间,李克强总理现场拍板,把武钢集团纳入了钢铁行业去产能的试点。

为何这个项目能落户盐城?能否实现多方共同受益?地方又如何利用这一契机加快转型?12月12日,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项目落户地盐城,采访了盐城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孙轶。

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6月26日在天津参加夏季达沃斯期间也对“宝武”重组作出回应,表示“武钢和宝钢重组,是基于钢铁去产能的考虑。”有钢铁专家便认为,二者合并对深陷产能过剩泥潭中的钢铁行业是一个巨大利好。

大工业向沿海聚集

另一方面,近年来,由于钢铁产能严重过剩,钢材价格持续低迷,钢企均陷入困境,武钢更是其中的亏损大户。从财报来看,2015年武钢股份实现营业收入583亿元,但亏损了75.15亿元,成为亏损额最高的上市公司之一。

2018年8月,江苏省两办联合下发《关于加快全省化工钢铁煤电行业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》,要求加快构建区域协调发展的新格局。《意见》指出,在新一轮发展中,盐城所在的沿海地区,要做大工业的新型基地,特别是要高起点、高标准建设沿海精品钢基地。

今年3月份,一则有关武钢下岗分流工人穿着旧工装去应聘新工作的新闻被刷爆,亦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武钢如今陷入的困境。

从省级层面的宏观调控看,该项目适应区域经济发展要求,将加快推动江苏省钢铁行业转型升级和空间布局优化。

无论是“去产能”,还是“挽救武钢”,现在都是重组的最好时机。根据光大钢铁的数据,“宝武”合并后将在取向硅钢及汽车板材的市场份额大约在60%-70%。

作为传统产业,钢铁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之一,对大国的发展意义重大,具备了“大进大出”的典型产业特点,因此对用地、港口、交通物流以及市场要求严格。

全球钢铁行业的座次也将因此改写。按产量计,合并后,“宝武”将至少具备6000万吨的年粗钢生产能力,变成中国第一、世界第二的超级巨无霸,市场占有率将达到7.5%。

盐城历史上因“环城皆盐场”而得名,是江苏面积最大的设区市,沿海的中部枢纽城市,位于“一带一路”与长江经济带连接点。2017年,盐城经济总量突破5000亿元大关,是江苏城市第二方阵中的领先者,在包含直辖市、省会城市在内的国内所有城市中排名37位。

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,钢铁行业此前的兼并重组成功案例寥寥无几。在原董事长邓崎琳执掌期间,武钢曾大规模扩张,先后兼并了鄂钢、柳钢和昆钢,一跃成为产能逾4000万吨的大型企业集团。

孙轶对此表示,盐城的资源禀赋条件符合宝武集团转型的要求。从产业发展的现实和前景看,则是盐城拥有优良的港口资源和充足的发展腹地,特别是近些年转型中原国有盐场退出的充足的、低成本的临港产业用地,这是江苏沿海地区甚至其他地区所不具备的天然优势。

但鄂钢由于设备老旧,在被重组之后走向没落,连年亏损也拖累了武钢的业绩。同样是在10年前兼并而来的柳钢的发展也并不顺利,双方在去年9月宣布“分道扬镳”。

也有钢铁行业的人士对记者分析认为,长三角地区经济发达,有着庞大的市场需求,而盐城是长三角城市群的北翼中心,在这里布局超大型的钢铁基地等大工业项目,成本最低。

遭遇同样尴尬的还有宝钢。过去10多年来,宝钢先后兼并了上钢、梅钢、八一钢铁(600581,股吧)、广东钢铁集团、宁波钢铁等,但这些并购事后证明大多都以失败告终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